采访董事长

           

         

            2013年7月16日,《内蒙古日报》“内蒙古发展论坛‘8337’实践探索”专栏刊登了倪明镜董事长访谈文章《主动寻求与大蓝图的对接点》,文章结合企业实际,就山路能源集团在发展战略谋划上积极寻求与自治区“8337”发展思路的对接作了全面深刻的阐述。访谈文章全文如下。

         

         

                                             山路能源集团董事长  倪明镜

          

             党的十八大和全国两会召开后不久,今年春天,自治区党委常委召开干部大会,提出了“8337”发展思路。在认真学习讨论王君书记的报告时,山路集团上上下下特别是管理层感到十分振奋。作为自治区级的循环经济示范企业,山路集团是一家以“三废”资源综合利用、煤炭废弃物煤矸石为热电动力,把一次性能源转化为绿色可再生能源的光伏发电设备生产和太阳能发电的企业。自治区“8337”发展定位使我们再次感受到:山路集团当年主动放弃高消耗、高污染的传统线性增长模式,选择可持续的绿色循环经济的路径是完全正确的,是与自治区的大政方针和战略意图相一致的。不仅如此,我们还从自治区8个战略定位和企业自身发展蓝图对照中,找到了众多的契合点和下一步的对接点。令我们信心倍增的是,王君书记在报告中,把大力发展非公经济作为今后工作的几个着力点之一,民营经济发展被放在了更加突出的位置,这对山路集团这个典型的民营企业来说,更是在发展的关键时期迎来了一次企盼多年的大好机遇。

         

             作为一名民营企业家,多年来,我始终非常注意跟踪研究国家和自治区的产业政策和战略意图。在认真反复地研读了王君书记的报告后,我开始深入思考:作为一个自治区循环经济示范企业,山路集团无疑应当主动积极地贯彻落实自治区的大政方针,为自治区经济社会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但是如何把“8337”大思路与企业的具体规划、发展愿景紧密结合起来,因地制宜、主动寻求或开发创造企业发展小蓝图与自治区大蓝图更多的对接点,把“8337”精神和自治区有关政策化作企业发展的内生力,实现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最大呢?经过深入审慎的思考,我们决定做一个大胆的尝试,利用我区西部大片的盐碱地和沙漠化土地打造“四化”融合的新能源输出基地,把绿色太阳能和太阳能发电站下生产的无公害绿色蔬菜直输首都。

          这个示范项目的基本思路是通过最大限度的“融合”实现效益的“叠加”,即通过对有限资源的优化配置,把建设绿色能源输出基地和工业化、农业产业化和信息化融合起来;把民营经济自身的发展与助推县域经济融合0起来;把我区大片废弃和效益低下的盐碱化、荒漠化土地立体利用和节能节水的高效设施农业结合起来;把绿色能源基地建设与造血式扶贫开发结合起来,进而实现工业反哺农业、城市反哺农村、企业反哺农民,在奉献社会和反哺“三农”的过程中实现经济和社会效益的最大化和叠加化。

          经过反复调研和考察,今年5月,山路集团在呼和浩特托克托县伍什家镇桂花路的盐碱地上,打造6万亩1000兆瓦太阳能发电与现代化农牧业相融合的项目。其中1000亩结合当地城镇化建设为失地农民打造宜居宜业的城镇化光伏小镇,5000亩建成高效牧草业与太阳能发电相融合的项目。这个项目集设施农业、光伏发电、城镇化建设、优良牧草种植为一体、同时还可成为科普示范园、大学生创业基地、大型观光旅游等多功能叠加的示范项目。太阳能电站发出的清洁能源和大唐托电的火电共同打捆输入首都及华北地区。

          依据已经开工的托县项目思路,我们还将在巴彦淖尔市磴口乌兰布和沙地边缘10万亩沙地上建设同类项目,目前已开始办理前期手续。除了在托县和磴口建设两大新能源输出基地,总装机量高达2000兆瓦外,我们准备规划在多伦县浑善达克也建设一座太阳能电站,真正实现绿色太阳能发电与绿色生态环境的共生,为内蒙古成为清洁能源输出之地助力。

          “8337”发展思路中特别提出推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更加注重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在这个问题上,我认为山路集团最有发言权。

          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特别是美国和欧盟实施反倾销后,我国大批“两头在外”的光伏企业如多米诺骨牌般纷纷倒下,连尚德这样的巨头也成了被冻死的“寒鸟”。但地处北疆的山路集团不仅没有受到冲击,反而抓住机遇,降低成本、提高质量、占领市场。

          为什么“危机”、“严冬”的大背景下,山路集团反倒迎来了大发展大扩张的春天呢?根本原因就是在于我们选对了发展路径,选择了可持续发展的闭合型绿色循环经济模式。

          这条循环链的起点是煤炭生产中大量的废弃物——煤矸石的利用。煤矸石不仅在山路集团循环经济链中被转化为带动光伏材料生产的低成本的热电动力,而且燃烧发电后的副产品——粉煤灰和废渣也被一次又一次吃干榨净,一次又一次转化增值。山路集团垂直光伏产业链从头到尾,电的消耗量占到了总成本的40%甚至50%,低成本秘诀也正在于此。

          可以说,选择了绿色循环经济的发展模式,就是选择了一条不断向国际前沿高新技术挑战的攀登之路。为了不断降低成本,提升质量,企业就必须不断研发新技术、新工艺、新产品,而在这一降一升的攀登过程中,低碳环保的目标也自然实现了。回首山路集团的科技研发之路,我深深体会到:经济可以全球化,但科学技术却不能,尤其是核心技术,更是花多少钱也很难买来得。没有核心技术,不仅会在市场竞争中受制于人,打造循环经济产业链更是一句空话。

          山路集团循环经济链条每一个环节的贯通和延伸,无不得益于高新技术的引进、不间断的科技研发和自主创新。2009年以来,我们仅仅是科技自主创新一项投入就累计高达2.48亿元。一支站在国际高科技前沿的精英队伍以及不间断的研发,使山路集团掌握了冶金法提纯多晶硅工艺、粉煤灰综合利用等28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获得国家专利的核心技术“王牌”,一举打开了光伏产业链最大的“瓶颈”——多晶硅的提纯难关。而这项关键技术,既是光伏制造业的核心技术,也是制约我国光伏产业发展的最高门槛。

          低成本、高品质,正是这两大杀手锏,使我们在风云变幻、竞争激烈的光伏市场上占有越来越大的份额。近几年来,山路平均以8个月建起一座太阳能电站的速度扩张,目前,已在内蒙古、青海、吉林、浦东等地建设了8处太阳能电站,规模总量高达200兆瓦,已成为终端运营带动前段产业良性运转的大集团产业。

          过去,山路集团在选择发展方式问题上也曾走过弯路,也曾像我区许多通过传统煤炭生产淘到第一桶金、完成初步原始积累的煤老板一样,急功近利,在没有报批的情况下,匆匆上马过一个小焦化厂,但厂子刚刚建成不久,就因高耗能、高污染被包头市要求进行环保改造。痛定思痛后,我们做出一个壮士断腕的决定,抛弃传统的增长模式,重新选择优质高效的可持续发展路径。当年主动拆除焦化厂,虽然使企业损失了4000多万元,但却给地方政府减轻了压力,给其他企业带了个好头,同时也成了企业转向健康可持续发展之路的新起点。

          “8337”发展思路把生态和环境保护放在了突出位置,无疑是顺应全球经济发展新趋势的举措。山路的实践证明,低碳环保、节能减排与企业盈利并不矛盾,循环经济既是环境友好型的绿色经济,同时也是低消耗、低成本的高效经济,拿山路来说,我们所有的环保设备同时也是生产设备。从2007年起,山路集团仅光伏产业链的环保投入占到企业总投入的50%以上,但巨大的投入不仅没有成为企业的负担,而且在短短5年间,迅速把山路送上了成长壮大的快车道。2012年底,山路集团资产总规模达到70亿元,产值52.8亿元,利税实现12亿元。将尽快进入自治区百亿元企业。

          无论从全球对绿色低碳经济的呼声越来越高的大趋势上看,还是从我们国家产业政策对节能减排的要求越来越高上看,大量消耗资源、污染环境的传统性经济模式肯定没有太大的发展空间了。

           在此,我真诚地倡导更多的企业自觉承担起对社会、对人类的责任,在发展与环保之间创造一种平衡。一个没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注定是短命的企业,即便一时做得再大,也终有一天会垮塌!

        Copyright © 上海霆华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